怀旧音乐伙伴 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新浪微博登录

一号多站,快速登录

查看: 125|回复: 2

[美文&转贴] 付林、陈汝佳:中国约德尔之父【转】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8-3-9 20:12: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付林、陈汝佳:中国约德尔之父

文/钟研




    1987年,深圳湘江酒楼的头牌“红歌星”陈汝佳在深圳“新园杯”歌唱比赛中以真假音转换的高难度歌唱技巧和稳定强大的现场表现力夺得了冠军。从墨西哥民歌改编的《黄昏放牛》无疑对显示陈汝佳的演唱能力功不可没,而这首后来被奉为约德尔经典之作的中文翻唱墨西哥民族歌曲, 拉开了陈汝佳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那个依然艺术高于娱乐名誉高于市场时代横扫中国流行歌坛的序幕。




        如果没有那个叫做“舒云”的新加坡歌手翻唱了这首动听的墨西哥民歌, 也许陈汝佳一辈子都是一个靠着一张帅脸在歌厅混饭吃的油腻头牌, 当歌厅逐渐被时代抛弃之后,他可能将拖着疲惫的身子混迹在大卖场的店铺里和小商小贩们一起倒卖些小商品牟取一点蝇头小利以养家糊口吧?而陈汝佳又是极其幸运的, 舒云这位生于马来西亚、长于新加坡的同样原本“陈”姓歌手占据地利的马六甲海峡的多元文化圈,以翻唱优美的世界民歌早在中国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时代的1967年就发行了《黄昏放牛*一片青青的草地》专辑, 并且成为第一位成功征服香港台湾音乐市场的东南亚华裔音乐人。
        那一年,陈汝佳3岁。


陈汝佳演唱:《黄昏放牛》

靠着一首《黄昏放牛》, 陈汝佳彻底改变了他作为凤凰男的命运,他靠着这首歌成了闯江湖走四乡时代的草根大腕儿, 靠它他成了珠海深圳的头牌歌星,靠着它摘取了1987年深圳歌唱比赛的冠军, 靠着它在“龙凤杯”歌曲大赛中赢得了“最受欢迎男歌手”奖、 凭着它他顺利地在88年“五洲杯”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报名截止日期后还加塞儿赶上了末班车以24岁的年龄成功登顶成为歌坛武林大会的盟主。由此,陈汝佳开启了中国流行歌坛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中国流行乐坛的一哥时代, 即使有刘欢大师和毛阿敏这位大姐大共同演出的场合里,压轴儿出场的也常常是陈——汝——佳。
        技术,只有技术才是江湖地位的唯一保证。 陈汝佳, 天才的歌唱技巧的八级工,依靠得天独厚的假音、转音以及颤音、抖音、喉头音等装饰音的歌唱技巧不费吹灰之力就征服了中国歌坛,在青年时代就给自己闯出了一片碧海青天。那个后来被捧上了天、洋气得耸入云端的所谓“约德尔”唱法,源于老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区,本是早期瑞士和奥地利牧民用于呼唤牛群的,它不过就是真假音的转换而已,这种技术,在陈汝佳的少年时代,就已经是驾轻就熟的童子功了。
         提起陈汝佳这个童叟无欺的广州凤凰男, 让人无比震惊的不仅仅是他高超得堪称中国流行音乐唱法百科全书的演唱技巧, 还有他异常高端的文艺气质和艺术品位。 而这一切的原点,都来自于中国特色的公共精英艺术教育系统:少年宫体系。




        少年陈汝佳的幸运在于他的音乐教育的黄金时期与中国少年宫最兴盛的黄金时代恰巧重合。1974年10岁的少年陈汝佳参加广州市荔湾区少年之家合唱团,1977年13岁加入广州市少年宫合唱团。少年陈汝佳,作为一个天生的天籁歌者,曾经作为这支蛮声国际的儿童合唱团的一员在广州中山纪念堂唱过《闪闪的红星》、《我爱北京天安门》,也许从那时起, 少年陈汝佳隐约感觉到人生的宿命了, 是的,在他的生命里,“要歌唱,让那歌声飞遍天涯海角……”
        也许在陈汝佳这位音乐金童的成长道路上遇到过无数音乐贵人, 就像《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曾经遇到过无数慧眼识珠的江湖术士们一样, 然而陈汝佳命运的改变应该起源于“赖广益”这位世界级的音乐教育家,他之于少年陈汝佳, 就如同老顽童周伯通之于郭靖, 约德尔唱法的真假音转换技巧就恰如周伯通传授于郭靖的“左右互搏”的绝世武功,让陈汝佳一生受用非浅,并且靠着当时领先于时代的这一无往而不胜的独门绝技, 一飞冲天勇夺中华歌手武林大会的盟主。
        如果没有陈汝佳青年时代的挚友谢亮,关于陈汝佳的转音技巧的渊源就会永远成为一个“难解的谜幻”。




        谢亮,这位80年代上海音乐学院的才子、 中国音乐奠基人贺绿汀的嫡系徒孙、 出生浸淫于音乐世家留学于西欧古典音乐中心德国的西方古典音乐的中国传承者、 当年上海音乐学院当仁不让的校草、 至今仍然活跃于上海依然代表着中国指挥界风华绝代的颜值巅峰的著名指挥家, 因为青年时代“小三浦友和”的外表和古典的文艺气质, 在1988年与刚刚小鲤鱼跳龙门从草根瞬间跃升中国文艺新贵的陈汝佳惺惺相惜于广东电视台的电视连续剧《情魔》剧组, 两位帅哥才子的友谊因为年龄相近和艺术品位的相似, 更因为同居一室的亲密接触而成了无话不谈的友人, 回想那时芳华,如今四川音乐学院的谢亮教授依然感慨万千, 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之间的君子之交和不能为外人道之的私密话题,谢亮教授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根据谢亮教授的回忆,陈汝佳的真假音转换技巧应该受益于陈汝佳广州少年宫时代的恩师赖广益。 假音,俗称“太监音儿”,常常要在儿童时期接受启蒙开发, 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和声带的变化,在进入成年期后很难掌控这种演唱技巧。而在少年期成功掌握了假音演唱技巧的演唱者,即使在成年期也会回忆起当时的演唱感觉,并且恢复幼年期的演唱状态。 谢亮教授指出,陈汝佳的假音演唱就得益于少年宫时代的发声训练; 至于真假音转换技巧,应该得益于陈汝佳与众不同的声带, 也就是说, 陈汝佳是一个天才的天才的天才的歌唱精灵!(重要的事情只好说三遍!)




         是的, 陈汝佳是幸运的,他的音乐启蒙老师竟然是以阳春白雪著名的上海音乐学院的嫡系、世界级音乐教育领袖赖广益,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么一个草根出身的广州土著凤凰男却有着超凡出尘的艺术气质和可以把任何下里巴人都唱成阳春白雪的艺术表现力。
        陈汝佳是幸运的,还因为他出生成长的时代。 6、70年代, 当中国还没有产生阶级和阶级差别的时代, 这个凤凰男只要凭借他的天份就可以势如破竹地攻城略地、笑傲中国早期流行歌坛这个单纯的江湖。
         当然, 陈汝佳的幸运还在于他生长的这片伟大而神奇的土地。与印度之流的种姓制度阻碍人生发展的败类土壤完全不同,中国从两千年前开始就如同美国一样是冒险家的乐园。 陈胜吴广这两个江湖小混混早于耶稣基督诞生以前就已经振聋发聩地发出野心勃勃的呐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采天地之精华,钟灵毓秀的陈汝佳带着来自美洲墨西哥的旋律和亚洲东南地域的人文加工,更加持欧洲约德尔的真假音转换技巧, 作为倡导中国音乐世界化的上海音乐学院的旁支, 陈汝佳让中国人民第一次在《黄昏放牛》里领略了约德尔绵密的真假音转换技巧, 那种跌宕起伏的仙乐飘飘和他年轻时貌比潘安的动人风采, 颠覆了中国乐坛, 一颗中国流行音乐的新星在南中国冉冉升起、渐露异彩, 从深圳到上海直至北京,中国乐坛的长老们已经激动地看到了天边的异样纷呈, 就如同从东方奔赴耶路撒冷以南伯利恒朝拜诞生于马槽里的救世主的东方占星术的大师们。
         果然, 1988年的五洲杯青年歌手大奖赛, 在挚友深圳电视台著名编导、1988年中国10大著名节目主持人之一、 中国音乐电视之母郑璞玉的支持下, 这位错过了参赛的报名时间的歌手, 因为在《黄昏放牛》这首中国第一代音乐电视里的杰出表现,成功插队赶上了末班车,陈汝佳毫无悬念地进入青歌赛赛的名单。 而就在他决赛前的几天, 一个更伟大的划时代的机遇在等待着他:他人生中的第一首原创歌曲《故园之恋》。




    说到《故园之恋》,就不得不提到付林这位中国流行音乐界的泰山北斗,他与谷建芬堪称中国流行音乐的奠基人,可以说他和谷建芬缔造了中国流行音乐最初的基石。
    何其荣耀,陈汝佳的处子之作,竟然是付林大师亲自操刀的流行歌曲《故园之恋》。 这原本是一首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大众流行音乐品位的节奏简练的为另一位歌手创作的没有开头与结尾中华民族风的泛泛之作, 因为陈汝佳参赛需要, 才在陈汝佳与经纪人郑璞玉的强烈要求下加入了开头结尾根据四川民歌《摘葡萄》改编成约德尔真假音转换风格的修正版《故园之恋》。 这是陈汝佳去世十几年后,中国约德尔领军人物陆通在与付林大师闲谈时亲自从付林大师处证实的。而这首为了参赛而匆匆改编的《故园之恋》,经中国最著名的六大艺术学院之一的南京艺术学院双博士、博士生导师施咏教授的考证,竟然是里程碑式的中国约德尔第一弹,而付林与陈汝佳,也因为这首《故园之恋》,顺理成章地坐拥“中国约德尔之父”这崇高无尚的音乐地位。
    施咏教授这位主攻中国最高大上的传统音乐研究的音乐理论家与音乐教育家肩负着许多国家重大音乐科研课题的主导研究项目, 对于流行音乐的研究只是一个小小的爱好,或者说是辅助他的音乐民族化研究的一个小涉足。 而他在他有限的流行音乐研究专著里,陈汝佳却占有相当大的份量,李海鹰的《弯弯的月亮》和李川、亦尘作词,付林作曲的《故园之恋》, 都是施教授推崇之至的中国流行音乐民族化的经典之作。关于陈汝佳的《故园之恋》,施勇教授在他的论文《摘葡萄》中指出:


陈汝佳演唱:《故园之恋》

    “《摘葡萄》是流行于四川地区的一首山歌”,“旋律主要活动在高音区,一开始就出现七度、五度的大跳音程,音乐具有高亢辽阔的特点,多用假声演唱,属于高腔山歌中的代表性曲目。该歌曲属于“四句头”的山歌,节奏自由,悠远绵长,音调结构是蜀羽体系”。 “1988年,由付林作曲,陈汝佳首唱的《故园之恋》就是取材于这首四川民歌创作而成。歌曲为带再现的三段体,第一段中就采用了民歌《摘葡萄》的音调,在节奏上将原民歌自由的节奏稍作规整,速度仍为山歌引腔的慢速悠长。”“随即,中段过渡到节奏明快的流行曲风,仍是采用了 《摘葡萄》较为核心的音调动机,在此基础上又加入许多切分节奏,增强了流行歌曲节奏的动力性。 经过这一中段在速度与情绪上的对比后,又再现了首段材料。最后歌曲在民歌《摘葡萄》的曲调中在羽音上缓缓结束”。  
    “比赛现场,陈汝佳首先用辽阔自由的节奏、令人惊叹的真假音转换唱出“走过了一山哟,又一山,过了一江哟,又一嘞江。”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流行歌手的陈汝佳在演唱这首来自巴蜀的高腔山歌乐段时,在唱法上也加入了自己的思考与尝试,他并没有完全一味地去模仿中国民间山歌手的高腔唱法,而是同时加入了如他之前成功翻唱的墨西哥民歌《黄昏放牛》时所借鉴学习的类似瑞士的约德尔唱法(Yodeling),将中西民间唱法与现代流行唱法进行了多元的融合,并运用于中国流行歌曲的演唱之中。歌曲清新的曲风,以及歌手快速自如的真假声转换的清唱方式,霎时征服了现场和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给身处都市的比赛现场吹来了一股清凉的山野之风。”
    “随后对比中段的劲歌部分,陈汝佳载歌载舞,将整首歌曲演绎得动静相宜,将民族传统的音调和流行的时尚节奏有机地融为一体,成功地演绎了这首作品。朱逢博、王昆、李双江、王酩、李谷一等评委都对他歌声中“感情深厚真挚,透着一种民族化的感觉”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
    “正是这首《故园之恋》,使得陈汝佳顺理成章地获得“第三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业余组通俗唱法的第一名,并以这首歌曲参加了当年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使得这首歌曲再度扩大了受众的传播面,这首歌曲也成为将西南山歌音乐素材运用于当代流行歌曲创作的优秀作品之一。”
     陈汝佳,这位才华横溢的歌手与他的恩师付林一起尝试了中国音乐世界化的中国约德尔第一弹《故园之恋》,他更以完美娴熟的《黄昏放牛》里的真假音转换的演唱技巧让欧洲约德尔唱法在中国走向普及,并对以陆通为首的中国约德尔演唱者们进行了启蒙性音乐教育。 
   
转帖自微信公众号:付林工作室
踩过的脚印
发表于 2018-3-10 06: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付林老师 成就了很多内地流行歌手 程琳 朱晓琳 陈汝佳……
发表于 2018-3-12 09: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盘广东音像出版社录制的他的个人专辑,里面有《故园之恋》还有翻唱《驿动的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手机版|怀旧音乐伙伴 论坛  

GMT+8, 2018-6-23 14:30 , Processed in 0.380311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