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音乐伙伴 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新浪微博登录

一号多站,快速登录

查看: 285|回复: 0

【转载】:歌者胡月 上善若水,且行且吟

[复制链接]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帖
发表于 2018-1-11 19: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版文/杨广平(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北京青年报

    曾经唱响歌坛“西北风”
    曾被日本唱片公司认为可能成为“世界级亚洲歌后”
    曾在地下800米深井献唱
    至今仍然醉心原创
5bt56_b.jpg
    在中国流行歌坛,有一个名字是绕不开的,因为她的倾情演绎开创了中国流行歌坛的第一个高潮“西北风”,引领了一个中国元素原创歌曲的辉煌时期。《黄土高坡》《走西口》《我热恋的故乡》《圆圆的世界》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至今仍然广为传唱。不仅如此,《竹笛吉他》《小城风雨情》《或许有一天》《善良的心为你守候》,她创作的一首首充满才华和情怀的歌曲也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她,就是自名为“歌者”的北京籍歌手胡月。
    生于文艺之家,5岁就登上了大舞台
    胡月出生于一个文艺之家,父母都是部队文艺工作者,哥哥姐姐都早早考入了艺术院校,5岁的胡月已经登上大舞台。平日里,小常宝和李铁梅的唱段她学唱得有模有样,有次正式演出时被领到舞台中心站定,看到台下黑压压的观众才感觉到紧张,转头就跑回了舞台侧幕,尴尬的爸爸只好追过去再把她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抓回台上,大段的京戏唱段经小胡月奶声奶气却颇有韵味的演唱后,全场的哄笑声变成了热烈的掌声。同台的有著名相声演员常宝华、常贵田,当时他们就夸赞不已,说这个小姑娘太有灵气了,将来一定能成大气候。时至今日,常老爷子每次见到胡月就得意地说:“怎么样?我早就说了吧?果不其然么!”
    胡月不但天生有副好嗓子,悟性和模仿能力也特别强。小学时学郭兰英的“南泥湾”,被称为“小郭兰英”;到了中学又开始模仿邓丽君,因为每首歌都能唱得惟妙惟肖,又称“小邓丽君”,多年后还被邓丽君的胞弟惊叹“太像了”,并力邀胡月来出演音乐剧《邓丽君》。胡月没有满足于“小邓丽君”的称号,她知道要成功必须走出自己的路,有自己的风格和作品才是最重要的,何况她的嗓音可以细腻柔美,更可以粗犷高亢,她清楚自己还有巨大的能量远远没有释放出来。从高中时,胡月就已成为“走穴”演出的热门人物了。
    一场掀起“西北风”的演出
    如果说各种演出“走穴”积累了胡月的表演经验,那么大量的录音棚录唱歌曲则练就了她过硬的唱功。既能唱劲歌,又能唱甜歌,识谱快、表达准确的胡月,很快就得到了当时中国最有名望的作曲家的注意和喜爱,王酩、张丕基、徐锡宜和罗捷书等作曲家纷纷邀请胡月来演唱他们创作的最新歌曲,徐沛东、陈哲和陈小奇等一批新锐的青年作家也和胡月有了密切合作。
    《黄土高坡》由于胡月的成功演唱,引得后来多位歌手争相模仿演唱;《走西口》虽取材民间却是作者专为胡月量身打造创作的流行歌曲;《歌声飘过三十年》中胡月演唱的《我热恋的故乡》,更被网友盛赞为教科书级别的经典演唱。词曲作家陈小奇曾多次公开说:“流行歌坛能同时兼有北方的激情与南方的细腻者,只有胡月一人。”当年一批国内年轻音乐人不为名利,为中国原创流行音乐做出了巨大的开拓性的努力,涌现出许多传世经典歌曲,成就了一批里程碑式的标志性人物,其中就包括胡月和她的《走西口》《黄土高坡》《我热恋的故乡》。在首都体育馆这个当时最高规格演出的舞台,身处坐满1.8万名观众的首体中心,胡月演唱了两首原创新歌《黄土高坡》和《走西口》,同台的还有崔健演唱的《一无所有》,以及田震、蔡国庆、屠洪刚等歌手,这台国内最早的最有中国本土色彩和冲击力的纯流行歌曲演唱会引起巨大的轰动。而胡月当时演唱的《黄土高坡》中的一句歌词:“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让这个涌动着中国文化色彩的高潮有了一个崭新的专属名词——“西北风”。

    不想做“中国出生、日本成长的世界级亚洲歌后”
    人生总会面临很多机遇和抉择。相对而言,激进或退守都无所谓对错,无悔才最重要。1988年应该是胡月歌坛之路面临最多选择的一年:那一年她参加了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饱受磨炼;那一年她经历了一次海外唱片公司签约;那一年她与陆剑民明确了恋情。
    在胡月的歌坛生涯中,她曾先后荣获“中国金唱片奖”、“全国影视十佳歌手特别奖”、 “中国流行歌坛十年成就奖”等诸多荣誉。但纵观胡月的歌坛之路,1988年的第三届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的比赛,无疑是踏入歌坛以来最为艰难的一次经历。 5bt54_b.jpg
        作为北京赛区选送的歌手,在同届参赛歌手里只有胡月是已经出版了十几张专辑,并已有了《走西口》《黄土高坡》等代表歌曲的知名歌手。“别把自己当大腕!”一进组就受到剧组个别人的训诫和压力,加上自己作为成名歌手参赛的心理负担,整个比赛期间胡月情绪一直都不好,嗓子一度发炎失声。为了让一名被复赛淘汰歌手的曲目还能出现在决赛直播晚会上,组委会在决赛前两天突然要求胡月更换曲目改唱一首新歌,本来都想退赛的胡月只好硬撑下来,并以微弱的0.001分之差屈居第三,领奖时她面对着全国电视观众委屈地哭了。赛后青歌赛剧组收到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来信,据说,有一大半是写给胡月的,很多人在信中为她打抱不平,这让胡月很感动也得到了安慰。那时候没有微博微信,胡月只能请父母帮着一起回信,并应观众要求寄去照片。
    1988年对于胡月来说同时也是极具戏剧化的一年。就在青歌赛直播结束,胡月情绪低落地走出演播大厅时,接到了一张纸条,是当时的中国驻日使馆的文化官员留下的电话,日本一家唱片公司请他帮忙找胡月很久了。原来胡月的歌声在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一个日本的音乐专家小组也注意到了她,经过对中国及东南亚大量录音带和歌手考察,胡月被他们公认为第一人选。用他们的话说是发现了一位最具实力且最有潜力的歌手,经过他们的再包装设计后,一定能成为“中国出生、日本成长的世界级的亚洲歌后”。对于国内的流行歌手来说,被国外明星制包装宣传,打入世界歌坛在当时几乎是一个神话。
    胡月抱着去闯个两三年的念头飞赴东京,一到那儿就感受到日本音乐专家的诚意和专业。经过面对面的进棚录音及小范围演唱考察后,日本专家大喜过望如获至宝,一份厚厚的15年合约摆在眼前,胡月迟疑了:可否先签3年?回答说,“我们是要造巨星,前3年都只是往里投钱。”胡月这才意识到,这一签就要远离家乡远离亲人,整个青春年代都要在异国他乡唱外国歌曲了。胡月哭了。她知道,日本当时的流行音乐远远超过国内的水平,她也知道,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但她不愿意为了成为所谓的“亚洲歌后”而离开北京离开父母,“我喜欢实实在在地走自己的路,希望好好陪伴正在走向老年的父母双亲,还有刚刚开始的恋情……”
    最后,胡月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现在回头看这件事,胡月只是淡然地说:“有遗憾,但没后悔。”那一年,陆剑民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两人在北京相守几年后,走入了婚姻殿堂。
    深入地下800米的感动
    谢绝了日本公司的造星计划,在多家文艺团体纷纷邀请加盟的时候,胡月接受了中国煤矿文工团发来的橄榄枝,正式进入国家级专业文艺团体。作为团里最主要的骨干演员,胡月经常深入矿区基层慰问,为此她放弃了许多可以名利双收的大型商演和电视晚会。在一个当年央视最热门的文化视点访谈节目中,到场的有许多演员艺术家及各阶层代表,主持人倪萍问矿区代表:矿区的慰问演出你们爱看吗?矿工说:“咋不爱看?一说胡月来了,我们都是奔走相告的,好像过年一样!”这些真挚的语言和慰问时矿工们过节一般的喜悦都给胡月带来巨大的感动。800米深的井下掌子面,潮湿狭窄的巷道,都有过胡月和同事们的身影和歌声,她为大家清唱,矿工们用头上的矿灯为她补光,黑黝黝的脸上只能看得出洁白的牙齿和闪亮的目光。胡月非常动情地说:“当你看到那些矿工凌晨天没亮就带了一天的食物,摸黑下到几百米深处采煤,累了饿了就在潮湿的掌子面吃着早已冰冷的干粮,有时甚至是跪着开采,而带给我们的却是光明和温暖 ,那一刻你的名利心都会抛到九霄云外,会欣然为他们唱出最动情的歌……”
5bt51_b.jpg

5bt50_b.jpg

    不但是团里的本职工作,接到社会上的慈善事业、公益演出邀请,胡月也是不计报酬欣然前往,从敬老院到贫困山区都有她的身影。2003年北京的“非典”,是每一名北京人记忆深刻的时期,在尚未解除疫情警报的时候,胡月先是戴着口罩手套去超市给父母和婆婆采购好食品,然后就摘掉口罩换上演出服随团去医院广场,慰问一线医务人员。
    爱人初见,竟然手拿一封“介绍信”
    胡月和她的爱人陆剑民是圈中出名的恩爱夫妻。陆剑民是一位优秀的影视演员,塑造过《汉武大帝》中大将军“卫青”、《黎明之前》中地下党人“水手”等许多成功角色。生活中,胡月与陆剑民的恋情也可谓极富戏剧性:当时陆剑民还是北京电影学院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三学生,胡月已经是一个红红火火的歌坛新星,一次胡月应邀为电视剧录唱主题歌,剧组的制片主任觉得她和剧组的一位演员很相配,说要给她介绍男朋友,胡月当即以年龄还小为由一口回绝了。过了几天,一个陌生人电话打过来,说他叫陆剑民,是制片主任委托他转交一封信,而且还坚持一定把信交到胡月手上。胡月只好答应见面,结果发现制片主任只写了两行字:“小胡月你好,这位就是陆剑民,上次要给你介绍的男朋友,你们认识一下吧。”就是这样一封 “介绍信”,他们相识了,而且就这样一直携手走到了今天。
    虽多次参加春晚,也获得“德艺双馨艺术家”等许多荣誉,胡月却是从没有明星的架势,繁忙的演出工作的同时,胡月对照顾老人、打理家庭、培养女儿亲力亲为,一刻都没有懈怠。胡月是家里最小的女儿,但在爸爸患病的4年间,胡月推掉了几乎所有出国离京的活动,每天开车接送爸爸去医院做放化疗。而婆婆一退休就从上海来到北京和胡月生活在一起,一住就是将近20年,每年胡月都带她出外旅游,婆婆的手机铃声都是胡月的歌。胡月亲手带大的女儿,则遗传了妈妈的艺术天赋,爱唱歌,也从小弹钢琴、画画、做中网青少年形象大使、参加高尔夫赛事,现在已经考进了世界顶尖艺术大学。胡月坦言:“我对现在的状态很知足,出门在外,我依然唱着喜爱的歌,回到家中,我就做回孝敬的女儿和儿媳、一心一意的妻子、母爱无边的妈妈……无论是作为女儿儿媳、妻子,还是母亲,我自问都做得非常好。”
5bt53_b.jpg
    一路原创,《或许有一天》再次惊艳
    说到胡月的音乐创作,还要追溯到1992年中秋的第一首歌《月圆的时候》。好的创作需要一定的文学基础和音乐灵感,高考曾考出语文状元分数的胡月说:“这首歌是那年中秋前夕写的,那时小陆出外拍戏,两人聚少离多,睹月思人,就写了这首歌。《月圆的时候》录制完成后,正好同时接到央视和北京电视台中秋晚会的邀请,我就把这首歌和其他几首歌曲一起给了两个电视台导演组挑选,没想到他们同时选中了我这首处女作,给我的创作以极大的鼓舞。”
    胡月还曾为30集连续剧《小城故事》创作主题歌。当时剧组来京做后期,邀请胡月演唱主题歌。但导演总觉得歌不合适,就请胡月另行请人再写一首新歌。结果胡月当晚就自己写出《小城风雨情》的词并谱写了两个旋律以备挑选。进棚录唱时,导演听完说,“两个都要,一首作片头主题歌,另一首作片尾。”
    接着中唱广州公司便邀请胡月录制个人专辑CD,前提是所有作品均需出自胡月本人之手。“著名音乐人陈小奇、兰斋也是促成我创作歌曲的重要人物,1994年在他们的‘逼迫’下,我的第22张个人专辑《胡月个人作品演唱合集》出版,其中包括《竹笛吉他》《小城风雨情》等12首歌曲,全部由我创作,并在1995年为我捧回中国音乐界唱片业的最高奖‘中国金唱片奖’。”这些年来,胡月陆续推出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还先后为央视52集大型电视专题片《中国人》和电视剧《昨夜长风》《明天的希望》等创作并演唱主题歌。
    胡月自己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或许有一天》这首歌,被业界称为惊艳之作,也让胡月再一次轻松实现豪放与柔情的瞬间转换。
5bt52_b.jpg
    不管走到哪儿,都要收藏一份心情
    2015年,央视给胡月做了一个长达90分钟的《非常星发布》个人专场。在演唱一系列代表歌曲后的发布新作环节,胡月推介了自己作词作曲演唱的《或许有一天》,当时她概括了八个字:“上善若水,不忘初心。”并分享了她自己的解读:“所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可激情澎湃又可润物无声,既能澎湃汹涌激情豪放掀起西北风浪潮,也能如潺潺流水细腻婉转却一如既往一路快乐前行。”这既是胡月的歌曲意境,也是胡月追求的生活状态。
    生活中的胡月很恬静,与舞台上唱响“西北风”的她判若两人。胡月说:“每次演出人家都要我唱《黄土高坡》,我不愿给人感觉总吃老本抓着老歌不放,但观众的热情也的确让我盛情难却。”现在的胡月,频繁奔忙于各电视台和各地演出、唱歌写歌、做评委当导师。“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在明信片上写下当时自己的心情,贴上当地的邮票,盖上当地邮戳寄回北京,并非刻意收集,只是收藏一份心情。”
    胡月还喜欢运动,“游泳、网球、高尔夫,都能给我带来快乐和能量。”说到高尔夫,胡月更是眉飞色舞——姿势标准球技上佳的她曾在国内著名的业余赛事“长城杯”蝉联两届女子总杆冠军,也经常参加亚洲明星慈善赛及两岸三地明星慈善赛,为资助贫困学生等公益事业做出贡献。胡月甚至喜欢玩赛车,在北京一次全明星汽车场地赛上,身穿赛车服、轰着油门的她,曾在全场千名观众的喝彩声中夺冠,手捧香槟登上女子冠军奖台。
5bt55_b.jpg
    热爱生活、享受音乐的胡月,可以说经历过名利场沉浮的考验,零绯闻,不造作,热心公益,家庭幸福。一路走来,无论音乐市场大环境如何,她至今依然坚守着最爱的音乐,活跃在舞台上,保持着美好声音的同时,更保持着纯净的心境。




踩过的脚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手机版|怀旧音乐伙伴 论坛  

GMT+8, 2018-7-18 03:10 , Processed in 0.315495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